西昌泸山景区:过火区域发现伤亡猴子 将加强巡查


说到底,这不是生意,而是一种合作。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,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;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,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;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,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。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“防疫大局”,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。

△新闻发布会现场图(图片来源:墨西哥Milenio新闻)

吴小杰,男,汉族,1970年12月生,中共党员,在职研究生,现任中共北京市平谷区委常委、区政府副区长,拟任区委副书记,提名为区政府区长人选。

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,难免给人以“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,食宿条件却堪忧”的观感。

如今,绝大多数地方的入境人员、留学生都是自费隔离,这种隔离属于疫情防控的刚性要求,被隔离人员其实是没有选择权利的,而所谓的价格也缺乏正常的市场博弈。

在这个时候,政府相关部门在先期征用隔离酒店时,也该将服务质量与价格合理性等因素考虑进去;后期也应成为“博弈者”,为被隔离人员争取一个优质的隔离环境和公道的价格,而不是任由酒店“狮子大开口”。只有这样,才能尽可能减轻民众的抵触和逃避情绪,保证隔离政策顺利进行。毕竟,动辄近万元的隔离花费,对很多家庭来说并非小数目。

杨琦,男,汉族,1968年10月生,中共党员,在职研究生,现任北京市农业农村局村镇建设处处长、一级调研员,拟任市政府部门副职。本次干部任前公示的时间为3月26日至4月2日。押金一万元、食宿费580元一天、14天收费8120元……近日,一则“留学生质疑山西某隔离酒店收取高昂费用”的消息,引发舆论关注。

就如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工作人员所说,目前当地的隔离收费是归卫体局管还是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,还并没有一个明确统一的预案。也就是说,留学生都已经住进去了,但主管部门还没分配好工作。

墨西哥卫生部副部长称,虽然墨西哥目前处于疫情发展的第二阶段,也就是社区传染阶段,但是预判墨西哥的疫情不可避免将发展到第三阶段,也就是最严重的大面积传染的阶段。墨西哥政府目前已经宣布限制公共活动,包括一些非必要的政府机构都已经关停。

此外,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,不只是费用,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。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、馒头发霉、床单不换等问题,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,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。